首页 资讯 科技 财商 汽车 家电 文娱 生活
 > 资讯

专访林苏楠|一年三部影片,留学生如何以国际视角推动电影完片?

2024-04-04 作者:甜甜

赴国外学习电影制片,带着国际视野,一批既了解国内电影市场,又在积极学习好莱坞制片经验的留学生,越来越在行业中展露头角。

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的林苏楠,就是赴美留学生中的一员。北大毕业后进入狮鼠影业,担任宣发经理,在国内参与发行了包括《惊天魔盗团2》《深水地平线》在内的多部引进片。基于对国内市场的观察,想要进一步学习好莱坞工业体系的林苏楠,在2016年秋赴美国洛杉矶查普曼大学道奇电影学院深造,攻读电影制片专业,并于2018年获得硕士学位。

研究生毕业后,林苏楠和大多数留学生一样,先在美国开始了电影方面的工作。进入Arclight Films公司,参与中美澳合拍片的开发制作工作的同时,她也准备动身回国,想要将所学所思运用到具体项目的拍摄实践中 。2020年回国后,林苏楠加入工厂大门影业担任执行制片人一职。这是在国内少有的专注扶持青年导演创作的电影制片公司,近几年,工厂大门影业出品制作的《春江水暖》《气球》《汉南夏日》《永安镇故事集》等影片,多次在戛纳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柏林电影节亮相,并获得多个国际奖项。带着国际学习和工作经历,近年来,林苏楠以制片人的身份与多位优质青年导演合作,完成了《一日游》《所有忧伤的年轻人》等几部优质的青年导演电影作品。

一、量体裁衣,中美制片中的标准化和个性化

谈及中美制片的异同,林苏楠用“标准化”和“个性化”来形容,这基于国内制作中“量体裁衣”的考虑。

“我在美国西海岸上学和工作,学习的完全是好莱坞标准化的流程。实际工作中也都是严格按照规范去执行。不管什么体量什么题材的作品,按照标准流程去套一遍,不会差太多。”林苏楠说。

回到国内后,林苏楠先后担任了陈延企导演《一日游》、张家骏导演《所有忧伤的年轻人》、刘工乙导演《玩火》三部影片的执行制片人工作。作为三位导演的首部电影长片,林苏楠的国际制片经验就在前期筹备、拍摄进程、后期完片中发挥了优势。

《一日游》是一部在哈尔滨拍摄的小成本影片,影片具有国内电影少有的荒诞和黑色幽默,植根东北文化,展现当代普通人的生活困境。严格的预算控制和冬日零下三十度的气候,考验着团队的统筹协调能力。

林苏楠分享,“在国内拍第一个长片《一日游》的时候,我有一个比较强的感觉,就是国内的制作非常‘个性化’定制。即根据每个影片的特点,各项预算的比重,拍摄顺序都能有很大变化。我其实可以理解这种做法,因为标准化的好处是在制片层面上省时省力,但是很难做到最大程度节约成本。对于国内的低成本文艺片来说,确实在预算控制上需要更加精打细算,但这对于制片团队的考验也是特别大的,你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制作的方方面面,并且随时做好准备应对各种各样的特殊状况。”

在团队协作下,林苏楠将国际制片经验充分发挥,并结合国内实际拍摄情况,在低预算下,帮助导演完成他想要的电影质感。目前,刚刚完片的《一日游》陆续获得国内外影节的肯定,曾入围第39届华沙国际电影节自由精神竞赛单元、第7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藏龙竞赛单元,获得第38届弗里堡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大奖。

《所有忧伤的年轻人》同样是新人导演首部电影长片,讲述在一个商场中发生的爱情故事。“因为整个影片的故事背景都是上海的商场,为了尽可能还原导演的创作,我们在经过很多轮讨论研究之后还是决定在上海拍摄,这就给成本控制出了道难题。整个团队非常精简,从交通、食宿、拍摄周期等各个方面去压缩支出,把预算都用在刀刃上。”

从东北户外来到上海室内,在商场拍摄还要面临跟商场和各个品牌的沟通。据林苏楠介绍,整个拍摄涉及包括餐饮、服装、游艺在内的许多大品牌的场地,为了避免影响正常营业,影片有大量的夜戏拍摄,整个沟通过程非常费时费力,幸而团队都给予了理解和支持,使得整个拍摄顺利完成。目前,电影入围塔林黑夜国际电影节长片首作竞赛单元,并入选第53届纽约新导演/新电影展。

除了这两部偏向作者电影的影片,林苏楠还参与了一部中等成本的类型片制作,《玩火》是一部黑色幽默电影,体量更大,拍摄周期更长,对于制片工作来说,这又是一次升级。林苏楠坦言在这次项目中积累的经验是巨大的,“整个拍摄团队差不多150人,更接近各标准化流程的拍摄状态。当然更高的成本也会面临很多不一样的问题。一百多人的团队更容易出现各种意料之外的状况和特殊需求,演员知名度也更高一些,人员管理的难度直线增加。再加上我们大半的拍摄在山里,如何保证各种东西的供给,保障大家的安全都是非常需要谨慎考虑的。”

二、一年完成三部影片制作,有压力、有动力

执行制片人的工作都有哪些?

在一个项目决定投入拍摄后,执行制片需要与公司制片人对于一个项目的预期达成一致,根绝不同的项目体量制定拍摄预算、拍摄周期等。文艺片创作有着天然的难度,但一直坚持投入精力完成市场上少有人做的事情,这也是怀着电影梦的林苏楠想要为华语电影市场做出的努力。

在影片正式开始筹备之前,就已经根据它的性质、类型等因素,对于它未来收回成本的途径,体量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再倒推一个合理的预算范围,在这个预算范围内尽可能实现影片的制作。从《一日游》《所有忧伤的年轻人》到《玩火》,制片成本逐步增加,制片难度也显而易见,对于女性制片人来说,一年内完成三部影片的执行制片工作,其考验和制片实力有目共睹。

“一部低成本的文艺片碰到的最大困难就是人的费用。从开发、制作到后期,整个团队要尽可能精简人员,又要在大家已经身兼多职的情况下再降低人的成本,我们很幸运碰到了许多非常热爱电影的同仁加入。作为执行制片人,我也要尽可能去协调各方的资源,并更加高效的完成拍摄工作,从而达到从各方面节约成本的目的。”林苏楠说。

对于中美制片方法,林苏楠也从工业流程角度予以分享,“不管是我学习的标准流程,还是我在工作中总结的‘个性化’经验,都应该充分利用。以国内目前的拍摄环境来看,我认为应该在适度保留灵活性和尊重本土文化和行业规则的基础上,向规范化去靠拢。比如在拍摄时间的安排上,我在参与的几个项目的拍摄过程中都在尝试推行11小时turn around,即前一天收工到第二天开工之间保证11个小时的休息。当然对于很多情况复杂的低成本拍摄来说这很难全程实现,但我觉得现在开始带着这种意识是很重要的。再比如我见过的10个制片可能会给我10种不同的预算格式,大家对于很多类目的分类规则互不相同,导致资方了解预算,或主创根据预算情况商讨创作方法时都会因为习惯不同而导致很多问题。整个好莱坞基本都使用同一种预算软件,软件内涵盖一般拍摄所需的各个名目,这不仅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清晰,顺畅,也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因为考虑不周而导致的预算不准确、超支等问题。”

基于三部华语影片的拍摄经验,林苏楠坦言,这次在国内剧组结识了相当多留学归国的电影从业者,大家都有一个共识:为了更高效省力的电影制作,为了整个产业的一个良性发展,应该努力去推动规范化操作的实行。“当然除了理论知识,我们这些年轻的电影从业者还应当进一步结合国内的制作环境和需求,才能使得规范化扎根本土,发挥更好的效果。”林苏楠说。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24 吉新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用户投稿,内容相关请联系Q:230098551